公司新闻
上海大学博士称农村漂亮女孩都嫁到城里 打工者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3-25 10:25 浏览量:

清明节,上海大学文化研究系在读博士王磊光又到了老家湖北大别山区,他熟悉的“塆子”里,继续写“返乡笔记”。

这两天还在老家的王磊光说,他的笔记将集结成一本书。“最后的书叫什么名字还没想好,应该会更偏文学性一点。”电话里,王磊光的普通话依然浸着很浓的乡音,虽然他来上海读书已经4年了,坐地铁还经常会下错站。

这次回去,他新写了一篇笔记《表哥的亲事》,讲到了农村表哥的再婚,表侄讨老婆的困难。“表哥与表嫂,没有领结婚证,也没有举办仪式,就这样住到了一起。”

在新式婚礼越来越形式化的今天,古式的花烛夫妻,总显得珍贵。大排大排的朱红流苏,亮晃晃的光晕照亮了院子每个角落,喜宴热闹,怎么都吃不完似的。作为城市人,我们习惯性地想象,回乡结婚这件一辈子一次的事儿,该是多么绵长喜庆的事儿。

但王磊光的观察,却是一盆冷水,泼面而来。甚至连“进城打工,回乡结婚”这样原本带着乡愁、期待的命题,都有些无奈。

父母代办婚事的中间程序

记者(以下简称记):据你观察,进城打工的年轻人,找对象是在城里,还是回到农村?

王磊光(以下简称王):一般没有读大学的农村孩子,父母就会托人介绍。如果读了大学,就自己去找。一般来说,过年的时候,打工的青年男女都回来了。只要哪一家有适龄女孩子,去她家的媒人肯定络绎不绝。年里看对的,过了年,马上定亲,然后女青年跟着男青年出去打工,等到半年过去,女方怀孕了,立刻奉子成婚。

记:你在笔记中写,五十多岁的农村人再婚,往往都是不声不响。那回来结婚的年轻人呢?作为人生大事,总该好好办一场吧?

王:传统的农村婚姻,从相亲到定亲到结婚,要三四年时间,男女双方有一个了解和熟悉的过程。现在什么事情都简化了,包括丧礼。“贵生重死”的观念早已失衡了。结婚也是这样。因为打工青年要么请假回来结婚,要么过年回来结婚,时间都很短,就这么几天,不会搞这么复杂。以前年轻人的压力没这么大,只要大家开心欢乐就好,但现在不是了,程序越来越简单,赶快做完就好。有时候,中间的程序父母还会代办一下。

记:过程简化了,但大家还是会选择回家结婚,而不是在城里。

王:就算他想在城里结婚,也没那个条件。

对于那些在城市已经落脚的人,他们会在城市举办一个婚礼,然后再回老家举办一个。但打工者不会,他会直接回家结婚。他在城里没有房子,亲戚都在农村,而且在城市办婚礼,他也办不起。

彩礼与县城的房子

记:听你这么说起来,物质条件在进城打工者的结婚问题上,几乎是要起决定因素了。我看你在《表哥的亲事》里也写道,表哥担心儿子的婚事,因为现在娶媳妇不容易,女方往往要求男方在县城有一套房。

王:这个现象已经很普遍了,甚至形成了一种文化、风气,甚至控制了人的思维。村里有一个这样,更多的人就会这样,攀比心肯定有。当然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:打工青年尽管十六七岁之前生活在农村,但后面都是城市经验,他想过的是城市生活。所以家里有一套房,在县城他也会想买一套房,这套房就是城市生活的代表。

但房子基本都是空着的。过年时,有的会把父母接到县城过年,但父母住不惯,在县城过了大年,初一就赶回来了。在老家的生活是“老米酒,蔸子火,除了神仙就是我”,而在县城除了那套房,什么都没有。

而现实是,大部分人买不起房子,房子的问题,决定着他要回家结婚,再出去打工。

记:为了结婚的这套房子,他们除了在城里更加努力地打工,像你在笔记里写的,表哥当搬运工,很辛苦,一个人搬一台冰箱到五楼,哪怕是冬天,也是走一步汗就往下滴。

王:这是一个人的努力,更普遍的,是举全家之力在外打工。

中国的农村里,越是住得偏远的,越会在城里买房。我们村有人住在海拔八九百米的地方,步行山路要走好几个小时,所以大家普遍都在县城买房。因为这样的大山里,女孩子不愿意嫁过去啊,进来不容易,出去不容易,将来孩子读书怎么办,都是问题。

记:这么看起来,农村男孩的结婚压力不比城市小。

王:农村男青年在本地找媳妇越来越难。这好像跟城市不一样。而且,农村稍微长得好看点的女孩子,基本都嫁到城里去了,愿意嫁在农村的女孩子越来越少。

记:那女孩子结婚呢?